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本土动漫更赚钱了(图)

[日期:2013-09-09] 来源:  作者: [字体: ]
制图:蔡华伟
制图:蔡华伟

  本土原创动漫迎来成长的“春天”了吗?或许是的。

  国内103家动漫原创企业参展,比去年增长17%;获“年度国际优秀动画片奖”的两部作品中,一部迪士尼的、一部中国的……日前在广东东莞举行的第五届中国国际影视动漫版权保护和贸易博览会(简称漫博会),处处透出这一迹象。组委会日前宣布,本届漫博会原创—制造(衍生品生产)对接成效明显,共有海内外参展企业418家,现场签约金额33.5亿元。

  但这种“春天”,还远不是春暖花开。在参展企业口中,本土原创动漫还面临资金不足、人才紧缺、知识产权保护乏力等诸多问题,成长环境依然“春寒料峭”,甚至还有可能遭遇“倒春寒”。

  —编 者

  下游产业链逐步完善,苦熬的动漫企业开始有钱赚了

  现今三四十岁的人,在赞叹美国、日本动漫的精彩时,常常怀念自己童年时的动画片。“那时候,《大闹天宫》、《阿凡提》、《黑猫警长》等作品风靡一时,陪伴了几代人成长。”牵着女儿逛漫博会的市民张明超感慨。

  “手冢治虫先生作品《铁臂阿童木》的创作灵感,就来源于中国动漫《铁扇公主》。”日本动画制片人松谷孝征回忆,日本动漫行业的兴起与中国动漫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经过了二三十年的断层,本土动漫近年来逐渐复苏,产量自2008年开始赶超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动画生产国。根据权威数据,2011年,国产动画片总时长26万多分钟,大约是日本的2.5倍。2012年的产量虽然5年来首降,但仍是日本的两倍有余。

  高产的同时,中国动漫的质量也得到了提升。“好看的动画片多了起来,从《喜羊羊》的一枝独秀,到《熊出没》、《猪猪侠》等多花齐放。”这是与会专家的共同感受。

  最重要的是,随着下游产业链的完善,苦撑苦熬的动漫企业开始“有钱赚了”。“猪猪侠”之父、广东咏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裁古志斌深有感触:“2005年我们推出了‘猪猪侠’,熬了6年,终于达到了收支平衡。”

  2009年,古志斌做起了动漫舞台剧。“截至目前,第一部舞台剧已经演出了300场,收益超过2000万元。”尝到甜头后,古志斌在2010年推出了第二部舞台剧,已演出了160余场,“年初,我们推出了首部动画电影,票房1600多万元,也是赚的”。

  不过,目前盈利最大的一块是衍生品授权,“现在获得授权的公司60多家,多数签署是按产品销售量来计算,每卖一件产品都有收益。”他有经验之谈,“要做产业,就要心里有市场。在产品推出前,最好先想好出路。知道衍生产品做什么,精准的受众定位是最重要的。” 古志斌说。

  APP游戏、主题公园……“后玩具时代”赢利点更丰富了

  动漫始终是一个“烧钱”产业,而且资金回笼慢。漫博会举办的初衷,正是让企业的“烧钱”周期进一步缩短。

  与杭州动漫展不同,东莞漫博会从首届开始,就突出动漫原创和衍生品制造的产业对接特色。“衍生品是反哺原创动漫创作的重要条件。”“喜羊羊”之父黄伟明已在动漫界摸爬滚打了多年,“动漫的收益,七成在衍生品。”

  很多人认为,“动漫衍生品版权交易”,无非是动漫形象与制衣、玩具、家具等实体企业合作,在这些日常生活用品贴上动漫形象,提高附加值。但在今年的漫博会上,记者发现,动漫衍生品已经不局限于此,而走进了“后玩具时代”。针对低龄儿童的早期教育、动漫形象的APP游戏,甚至是主题公园……衍生品模式的多样化,使得赢利点更加丰富。

  在国外,通过动漫形象对儿童进行早期教育和心智开发已经被认为是优秀的教育方式,天线宝宝、花园宝宝、小鸟3号、小猪威比等知名幼教动漫品牌,为家长和孩子们广泛接受。无独有偶,本土企业“功夫龙”也在早教方面下了功夫。其展位负责人介绍,功夫龙动画片以《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为研发大纲,专为国内3—6岁儿童量身打造了分龄体验式的性格培育课程。

  资金、人才、知识产权……本土动漫要小心“倒春寒”

  漫博会上,动漫原创展区年年占着最核心的区域,不过记者发现,展区里超过半数的却是新展出的企业。据业内人士分析,动漫前期制作投入大,如果产品推出后在市场上没有反响,就意味着“见光死”。话里话外,原创动漫不是这么好做的,“春意”未浓,尚需小心“倒春寒”。

  由于不够本钱搞原创,目前国内动漫企业更多的是在为国外动漫做“代加工”,赚取廉价的加工费。与此同时,国家的扶持模式还需改进。据介绍,在日本、韩国等动漫产业发达的国家,国家扶持的是优秀产品,而国内的扶持却是平均用力,“撒胡椒面”,导致亟须大力扶持的企业后劲不足。

  同台竞技,本土动漫与海外动漫的差距就显现了出来,优秀的动漫人才难觅已成为困扰不少本土动漫企业的大问题。据介绍,目前国内动漫设计专业人才大约有6万人,而需求却在30万人以上。目前最紧缺的,是在不抄袭的情况下能讲出“好故事”的编剧。

  有着五六年动漫编剧经验、曾参与过“喜羊羊”制作的杨雪平说,国内80%的动漫原创企业对编剧的回报不超过成本的1%;而在国外,编剧的收入却高达30%。优秀编剧的极度紧缺,直接导致国产动漫缺乏创意。

资金、人才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瓶颈是知识产权。东莞漫博会是国内首家以版权保护和贸易为主题的国家级影视动漫专业盛会,本届展会共为参展商的197件作品进行了著作权免费登记,并创造了连续5届展会期间著作权纠纷“零投诉”的纪录。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这绝不代表国内知识产权保护的真实状况。

  一个圈圈,两点小眼睛,一张微笑大嘴,很多人对这张笑脸并不陌生。实际上它是源自法国的smiley品牌,该公司出席漫博会的负责人却表示:“现在国内所有在售的笑脸服饰都是盗版的。”至今,smiley一直徘徊,没有进入中国市场。“公司并不是没有想过打进大陆市场,但是大陆的知识产权保护不够得力,很早已经仿品横行。”广东省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蔓仪也坦言,市面上的“喜羊羊”产品,九成都是假的。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